往事只堪哀

一定要看简介!
1.如果你是某个角色的黑请往另一边走,我们不是一条路的
请记住,可以不爱,请别伤害
在公共场合抹黑某个角色并不是一个光彩的行为哦

2.欢迎小可爱的勾搭w

3.我吃的cp很多,而且BL、BG、GL我都吃
所以我其实是一只温柔的杂食动物w

4.不要ky!不要ky!不要ky!

5.请不要在另一位太太的文or私聊中比较我们两,不然的话我对你的好感度会“Duang——”的降到底哦

橘势紧张

cp:女指挥官(橘)×舰娘(鹤)

标题什么的请不要在意

ooc属于我,顺便承包一下未出场的华盛顿


————————


这座镇守府的指挥官橘今天依然在苦恼


虽然她正坐在椅子上把玩手中的誓约之戒,但她真的没有一丝咸鱼的意思


好吧


在看到空无一舰的秘书舰专属办公桌以及面前高高的一叠文件后


——她还是蛮想咸鱼的


不行不行!


橘猛的一摇头


今天的秘书舰可是鹤,怎么能在她面前摆出这幅样子呢?


下定决心以后的橘,她发现


——自己脖子扭了


她颤颤巍巍的按摩着脖子,欲哭无泪


所谓的在暗恋的人面前想展示自己结果却经常不如人意就是这样吗?


“扣扣扣——”


噫!鹤来了,我、我现在怎么办啊"(º Д º*)


橘赶忙将戒指收到口袋,然后躺在了椅子垫上,这才对外面的舰娘说:“请进。”


“指挥官大人。”进来的是光辉,看到另一张办公桌今天的主人并没有出现,于是大胆的说出了她来到这里的理由:“听说今天是鹤当秘书舰所以我来看看你。”


橘侧了一下身子,刚刚躺太快了脖子枕得不舒服,一脸淡定的样子让人看不出什么来,“光辉你在说什么呢?”


“哦呀?还以为指挥官在暗恋的舰娘面前会紧张,看了并不是呢。”光辉关上了门走进指挥室


“恩,你多虑了。”橘表面冷静,实际上她现在脖子超酸的,但是光辉在面前,刚刚又说了那样的话,感觉只要动一下就认输了_(:△」∠)_


“指挥官你的脖子扭了吧。”光辉走到橘的身后为她按摩起了脖子,“伪装得连我都看出来了哟。”


“还不是因为你敲门吓到我了。”


“好吧,都是我的错。现在可以把誓约之戒借给我看看吗?”


在光辉的按摩下舒服得眯起眼睛的橘同意了,过了几秒后她反应过来:“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买了戒指的?”


“实际上。”光辉有些踌躇,她觉得听到这个消息的指挥官会直接变成黑白色的,“除了鹤,镇守府里的舰娘都知道。”


果不其然,橘直接掉色了


“嘛,至少鹤还不知道呀,指挥官大人别担心。”光辉温柔的摸了摸橘的头,“所以大人想什么时候求婚呢?”


等等,你这话题转的有点快我跟不上来


“为什么你们会这么清楚啊?”


“因为除了鹤,所有人都知道你喜欢她啊。”


橘:呆滞.jpg


“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橘慌乱的捂住口袋,牙白,她们可能连我这戒指是定制的都知道了


“很明显哦。”光辉补充一句,“大人别捂了,我们都知道您从茗那里定制了戒指,这是茗亲口说的,虽然要花一些物资。”


“鹤不会知道吧?”橘拿出戒指,戒指镶嵌的宝石被换成了和鹤眸色一样的宝石,指环内部还刻了她们两人的名字


“大概?茗应该不会告诉鹤的。”虽然有些担忧奸商(划)茗会为了物资告诉鹤这个消息,不过光辉的注意力更多是在戒指上面


定制的戒指比商店卖的普通戒指还要贵上不少,何况定制戒指要自己拿出设计图才能做,从外表上看就能看出这枚戒指被它的创作者灌注了多少心思


真是一枚漂亮的戒指呢


“它真漂亮,大人能借我看看吗?”


“当然。”橘爽快的答应了,毕竟这是她的神助攻光辉


光辉收回手不再帮橘按摩,借过戒指后抬高起来看了看


应该没有换了颗宝石那么简单吧?哦!里面还刻着名字呐


光辉伸近了些观察。唔,纹饰也不一样呢......应该还有其他的吧?再看看好了


“指挥官!”鹤直接冲了进来,“听说你——”


问题已经不用问了,答案非常的明显——光辉正拿着一枚戒指


鹤急忙说了一句“抱歉,打扰你们了。”然后又冲了出去


橘and光辉:???!!!


——小剧场——


光辉: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我只是一个助攻


橘:你听我解释!


鹤(越跑越远):我不听我不听!

文字有敏感词,只能发图片,不高兴:( 

我自己的话(就是最后那部分)那里还是不要看的好,毕竟那里的内容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

[刀剑乱舞]永远不会回来的审神者1

女审×刀的亲情向

有黑时政倾向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不喜误入


————————


这个本丸不过是所属于时政的千万本丸中的一个罢了


本丸里的审神者和她的刀们过着温馨而又普通的生活


直到不久前


审神者在她现世的家中自杀了


*


“请节哀。”时政派来的工作人员又一次安慰道,论谁都能看出这所本丸的初始刀——正在看文件的加州清光——内心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现在的他只是身体有些颤抖而已,若是四下无人,他的反应会更激烈


其实清光早已看完了文件,现在的他在看第三遍,里面写的是法医的解剖结果——为了探清平常温柔懂事的审神者咲良为何无故自杀,不论是咲良的亲人还是她的刀都同意了时政提议的解剖


文件里依然写着与清光前几遍看时一样的结果,白纸黑字没有往常那般赏心悦目,只给他以一股深入到骨髓一般的冷


他们的审神者独自一人居住,若不是每天都和她同路一起去高中的同学发现不对劲,估计还要再过几天人们才会发现咲良在浴室里自杀了


咲良的死因是失血过多,虽然法医在胃发现了安眠药的成分,但是咲良体内的安眠药剂量并不足以让人死去,只能使人身体麻痹,精神还是清醒的


这种死法只会让死者在生前感到巨大的痛苦


感受到自己的血液一点一滴的流出,看着它渐渐染红浴缸,想要发出声音却连动都不能动,被痛苦激起的求生欲又被时间慢慢消磨殆尽


然后就这样痛苦的、悄无声息的死去


“请节哀。”工作人员又重复了一遍,因为他发现再一次看文件的清光周身气氛阴暗了起来,“关于这件事......请再给——”


“还要多久!”愤怒的清光打断了工作人员的话,“审神者已经自杀三天了,你们的文件里却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加州。”本丸审神者办公室里的另一位刀剑男士——一直在一旁喝茶不说话的三日月宗近发话了,“你有些过于激动了。”


“抱歉......”清光不甘的握拳,目光依然紧跟着对面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悄悄松了口气,他既没有灵力也没有武力,不过是个普通的文职人员罢了,面对这些满级的刀剑男士会感到恐惧很正常


正当他庆幸时,三日月又发话了


“一天时间,一天后要是还没有结果的话我们亲自出手。”


“什——!”工作人员猛的站起身


“我们不介意再少些时间。”三日月的表情看不出喜悲,工作人员开始顾虑了


时政不希望背上个苛刻下属、调查不利的罪名,所以现在这种情况,刀男们自然可以参与这件事并且为审神者报仇


最后工作人员拿出终端向上司请示


清光的目光更紧张了,三日月低头看着茶杯,将眼中的算计掩去


“上面同意了。”


时政妥协了


*


清光急匆匆的走向大厅,高跟鞋踩在木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声音在他耳里却并不烦杂,因为他想快点告诉同伴们这个消息,其他的也就不那么上心了


三日月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始终和清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三日月从时政妥协的速度里感到了不对劲


他以为工作人员会和他扯上好几个小时,结果对方很快就答应了


时政会妥协在他意料之中,但是对方妥协得太快了,就好像生怕他们反悔一样


如果真的是这样


那审神者的自杀就没有文件里写的那么简单了


————————


猜一猜审是为什么自杀的


已知条件:

审是一个温柔懂事的女生,这么好的性格,应该习惯倾听他人吧?

审是一个高中生,高中经常会出现小团体,也经常会出现······

当指挥官生病了舰娘会有什么反应1

我生病了,不高兴

cp:女指挥官×舰娘爱情向or亲情向

吃得开心就好(但是我不怎么喜欢自割大腿肉,有没有其他太太写女指挥官×舰娘呢_(:зゝ∠)_

这一篇以白鹰舰娘为主,出现的舰娘都是我喜欢or了解的

ooc和舰娘都属于我(在说什么呢你

好吧,只有ooc属于我_(:D)∠)_


————————


——拉菲——


你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指挥室


就算明白自己在病中,你还是很倔强的想要工作,因为你是个工作狂


房间里的一堆假发就是证明


然后你看见拉菲一转常态的、表情非常认真的坐在秘书舰的位置上工作


你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又重新开了一次门


这次拉菲来到你身前牵过你的手,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后对你撒娇道想要回去睡觉


知道工作不剩多少+你的力气不敌舰娘,你被半推半就的带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殊不知,在你熟睡后,装睡的拉菲悄悄睁开眼睛,为你拉上被子接着又回到了指挥室


如果把工作都做完了,指挥官就能多休息一会儿了


——标枪——


这个傻丫头不知道从哪里看来了病气度给其他人的话病人就会好起来这样的谣言,一直陪在你身边


虽然秘书舰的工作里有一项是这个啦,而且被其他人关心也不赖


但是你还是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对哦,舰娘


——是不会生病的


但是又不想看到对方知道真相后委屈巴巴的眼神你选择了隐瞒


嘛,偶尔接受其他人的关心也不赖啊w


——z23——


给你测量完体温以后去煮药了


你看着面前黑乎乎的汤药用颜艺(?)表示了拒绝


然并卵,最后你还是喝了下去


z23最讨厌了,这一个月——好吧,这一天我都不要理她


你看向窗户,生气的想道


中午,z23不再选择给你煮药,而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堆药材,按照书里写的内容给你做了药膳


最后你只想说


——真香!


——克利夫兰——


该说不愧是姐姐吗?意外的擅长照顾其他人?


放在床柜上的水一直是温热的;毛巾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过一次水,所以到你醒来后它还是凉的;工作被完成得很完美,没有一丝纰漏


就连你最讨厌的喝药环节也在克利夫兰甜枣(给糖吃,为你做饭)加大棒(不喝药的话会一直病下去)的政策下轻松度过


事实证明


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海伦娜——


非常担心的在一旁照看


平常就很哀愁的她因此笑容变得更少了


你:我并没有得绝症啊???


上网搜索、咨询同僚······


她用了很多方法只为能照顾好你


和她本人外貌一样美丽的性格呢


虽然有些过度担心,但这一切都源于对你的关心


这样的话根本说不出什么严厉的话来呢


——华盛顿——


告诉你多喝热水,然后出战去了


你:......


对钢铁直女有幻想的我真傻


这么想着的你喝下了一杯热水


回到镇守府以后给你送来了你喜欢吃的甜食


还着重表明了她路过茗那里看到才买的,并没有其他意思


这是傲娇呢?还是笨拙的关心?


不管怎么样你都很开心就是了


——南达科他——


虽然是称职的护卫


但她并不是医生


只好拜托女灶神来为你治疗


一直守在旁边的她似乎陷入了愧疚,认为是她没能好好保护你,你才会生病的


鬼使神差的,你摸了摸面前的大型犬的头发


听我说,这是因为我控制不住我的手!


你都想好如上的解释了,结果对方蹭了蹭你的手,表示以后一定不会再辱没“最强的盾”之名,好好保护好你


嘿呀,白鹰的忠犬这么可爱的吗?(脸红)


——列克星敦——


为了缓解你的痛苦而为你唱歌


你在优美的歌声里渐渐入梦


醒来以后你的痛苦确实减轻了很多


原来偶像还能兼职医生吗?


你陷入了沉思


sorry啊,偶像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萨拉托加——


今天的萨拉托加没有恶作剧


恩,你被吓到了


恶作剧的时候没被吓到,结果不恶作剧了就被吓到,这算是什么啊?


你默默的吐槽自己,并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抖M的倾向


然后欣慰(?)的看着萨拉托加,并接过了药


唔?这药是不是比之前的要甜?


——企业——


你因为不小心掉入海里而发烧


迷糊之中好像听见那位不苟言笑的军人说了什么,然后感觉到她的手抚上了你的脸庞


她说的话究竟是什么呢?


醒后你和她聊起这件事


企业严肃的看着你,让你也有些紧张起来了


那些话难不成是军事机密?


接着企业说她想把运气分给你,这样的话你以后就不会再因为失误而掉入海里了


噫噫噫?这种发言太犯规了呀

[鸣狐×小狐狸]救命之恩3

★前文→救命之恩1  救命之恩2

 

★有没有小可爱给我小红心或者评论啊,没有的话我等一下再来问问(小声)

 

————————

 

等鸣狐治疗完以后,小狐狸舔了舔他的手,眼神还湿漉漉的,这让它看起来不像是狐狸像是狗

 

这让鸣狐更加确认这只狐狸有点傻了

 

小狐狸:咬你——救命恩人不能咬......那...那我应该怎么办啊quq

 

“哒哒——”碟子和碗被鸣狐端过来了

 

小狐狸兴奋的扑上去,本来就摇得很欢的尾巴摇得更欢了

 

鸣狐:遭了,有点......想摸

 

正在进食的小狐狸感觉到了一股炙热的视线,炙热得小狐狸尾巴摇动的速度都变慢了,也不吃肉了,抬起头四处查看视线的主人

 

是不是有人要伤害他们?我绝对会保护好恩人的!

 

结果小狐狸发现那股视线的主人就是它的恩人

 

emmmmm,有些尴尬啊

 

恩人...是不是饿了?

小狐狸发现恩人是在它吃肉的时候开始盯着它看的,它以为恩人饿了,于是用爪子把那碗肉向鸣狐推了推


恩人,给你次(◦˙▽˙◦)


鸣狐,鸣狐他无语了


他本来以为小狐狸不吃了是因为饱了或者不喜欢别人盯着它看,结果对方把肉向他这里推了推,虽然小狐狸眼里满是渴望但还是把肉给他让他有点感动,但是他并不饿啊,他也不想和它抢肉吃,这只狐狸究竟误解了什么啊?


碗在地板上滑行,又回到了小狐狸面前,小狐狸很茫然,歪着头看着鸣狐


鸣狐终于忍不住手了,摸了几下小狐狸的头,并解释说道:“我不饿,你吃。”然后走出仓库,他怕小狐狸又误会了什么


小狐狸很快就解决了自己的午饭,然后依靠嗅觉查找鸣狐在哪里,实际上鸣狐就坐在走廊那里


“嗷。”小狐狸蹭了蹭鸣狐按在木板上的手臂


鸣狐:......幸福来得太突然


虽然心里已经开出了一朵朵小花,鸣狐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让小狐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鸣狐举起小狐狸,然后问道:“吃饱了?”


“嗷。”吃饱了。



小狐狸举起双爪回答,怕鸣狐看不懂又猛点几下头


“恩。”鸣狐把小狐狸放到自己怀里,迟疑了一下,决定给小狐狸按摩——就是摸肚子,动物吃完饭以后摸它们的肚子有助消化,也有助铲屎官心情放松


原因?


小狐狸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整个身子都伸直了,俨然变成了一条狐,从小狐狸摇尾巴的速度可以看出它现在十分高兴


鸣狐目光含笑

虽然这只狐狸还是蛮可爱的嘛,虽然是傻得可爱



小狐狸(无限循环):这是恩人不能咬这是恩人不能咬这是恩人不能咬······

[鸣狐×小狐狸]救命之恩2

救命之恩1


★小狐狸的伤是鸣狐用灵力治好的,可惜鸣狐显形不久,灵力控制不好,所以小狐狸的伤没有完全好


★鸣狐能拿到东西,但是人看不到他,动物可以


★小狐狸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付丧神”,毕竟它还是个幼崽嘛,虽然是狐妖的后代


★狐妖妈妈为什么不来找小狐狸是因为这是小狐狸的“缘”,不能挡


————————


最后男子决定去厨房拿吃的给小狐狸,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来小狐狸为什么炸毛,就盲狙了一个可能


见男子走了,小狐狸开始尝试站起来,它想逃离这里,然后“啪叽”一声摔回被子,它的腿已经不疼了,但是它还是走不了,它只好趴在被子上观察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里有很多杂物,看起来是仓库,但是没有多少灰尘,可能是最近才作为仓库使用的吧


“咕噜噜——”小狐狸已经不吃东西很久了,肚子里会唱起“空城计”很正常


仓库的话,会不会有东西吃呢?


小狐狸左顾右盼,这边嗅嗅,那边嗅嗅,遗憾的是空气中并没有食物的气味,小狐狸只好瑟瑟的缩回被子里,耳朵趴下来变成了“飞机耳”


呜,我难不成要成为饿死的狐狸吗quq


想太多了,鸣狐端着一盘鸡肉回来了,还贴心的端了一碗水


“哒哒——”瓷器被放在地板上,发出来的清脆的声音


肉!


小狐狸一下子抬起头,耳朵也不趴了,直直的立了起来


好想吃,但是......


小狐狸看了看面前蹲着的男子,又缩回被子里


妈妈说人类都是不可信的,不能吃!


鸣狐疑惑的歪了一下头,他觉得自己捡回来的小狐狸的警备性也太高了,什么东西也不吃,岂不是要饿死?


金色盯着黑色,黑色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和那盘鸡


小狐狸:可...可恶,那鸡闻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好想吃哦(*꒦ິ⌓꒦ີ)


金色继续盯,黑色直接缩回被子里


没办法了,先治疗吧,早点治疗好就早点放它走,鸣狐藏起遗憾,他还挺喜欢这只小狐狸的呢,虽然对方看起来不喜欢他_(:зゝ∠)_


一手掀被,一手汇聚灵力


小狐狸被吓得又炸毛了,但是它已经被鸣狐按住了脖子,怎么挣扎也不管用了,丝丝温暖流过它的腿


咦?


小狐狸眨眨眼


好熟悉,好像在昏迷的时候感觉到过,而且腿在慢慢恢复


难不成?


小狐狸转过头,好吧,它的脖子被鸣狐按住了转不了,这样也不影响小狐狸思考就是了


给我做窝,还给我找食物,还为我疗伤,原来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小狐狸兴奋的摇起尾巴


鸣狐看着小狐狸摇得跟狗似的尾巴和突然安静下来的举动一脸懵逼


难不成,这狐狸


......其实是傻的?

[樱雏]何如当初莫相识

※背景可以当做zg古代来看,只是人物的姓氏不同


※樱和就是樱,不是原创人物,至于原因接下来看就好了


※设定:这个世界没有出现过女皇;而同性可结婚,吃下滴了两人的血的圣果的人会怀孕,不论男女;皇嗣们上课的地方叫上书房,一般从早上五点上到下午三点


————————



元武五年,妃,立花氏,诞下当今三皇子,加之元武帝亲征大胜,待元武帝回都城以后赐名此子春野樱和,还命人建了一座春和殿给樱和居住,晋其生母为贵妃,封号“柔”



——元武十二年——



七岁的樱和已经在上书房上了一年的课了,不过一年,老师们便常常在元武帝面前提起他



要么说他天资聪慧,读书能举一反三;要么说他勤学苦练,每次最早来上书房,有时候老师还没来,他就站在门口背书;要么说他有礼谦虚,不论对方是谁他都会以礼相待,当真是一位小君子······



元武帝越来越宠爱自己的皇三子,皇三子和自己的兄弟们关系越来越紧张,每日在上书房过得更是如履薄冰,生怕一步踏错,就被自己的兄弟们落井下石



白天樱和会带上面具,成为老师们口中的“春野樱和”,只有晚上才有一丝喘息的时间



这样的生活好累啊



但是樱和是“她”不是“他”,这个密码只有樱和和她的母妃知道



七年前,柔贵妃诞下的不是皇子,是公主



柔贵妃买通了产婆和在房间里的奴婢,让他们上报她生下的是皇子,待风头一过,柔贵妃就把他们都杀了



出征的元武帝也许明白,也许不明白



但箭已发、刀已出鞘,樱和只好以皇子的身份活下去,以皇子的身份抢到那天下无人不羡的位置



有其母必有其女,樱和和她的母妃一样会在人前装出另一副面孔,要是不这么做的话,他们如何在这会吃人的深宫活下去?



两人都带着面具过活,只有面对对方或者独自一人的时候会摘下面具,所以有时候,柔贵妃会遣走宫殿里的奴仆,和樱和说一些体己话



柔贵妃经常聊到的话题就是七年前,当初要是不上报樱是皇子就好了,再怎么样也比现在要好



樱和会轻声安慰自己的母妃,若当初真的这么做了,她们也只会陷入绝境



当时的情况可比现在要可怕多了,几乎宫里的所有妃嫔都在针对樱和的母妃



九年前,雅妃最得宠,不少妃嫔都攀附于她,而一年后,立花氏一入宫就封为婕妤,更是一连七天都被翻牌,圣宠不断



入宫也不过二月多便从婕妤升到婉仪,又过了一年,竟还仅凭宠爱登上了妃位



如此殊荣,她是第一人



高处不胜寒,立花氏被她最信任的婢女背叛了,婢女成为了雅妃的人,在立花氏的饭菜里下了毒,还是在怀孕期间,若不是樱和命硬而且太医查出来饭菜有毒及时开了药,樱和怕是早就死在元武五年了



但那毒药还是有用的,从此樱和落下了畏寒的毛病,每逢冬天,必须握着小碳炉,穿着狐裘大衣,宫殿里更是碳火不停



怨吗?



但是罪魁祸首三年前因病逝去了,难不成要向她的儿子下手?别多想,那可是大皇子,元武帝还未即位时就已经出生的孩子,更是家世高贵的雅妃的遗子,除非他做了荒唐事而被元武帝厌弃,被贬为庶人,不然的话他这一生,无忧



“吾儿,你有烦心事?”不知何时柔贵妃走到了樱和面前,抚上她的右脸,“是不是其他皇子们又做了什么?”



樱和从自己的幻想里退出来,看着面前的柔贵妃,她的凤珠钗在阳光下灿灿生辉,黛紫曳地裙上绣有暗花纹,那纹栩栩如生,可以看出绣娘绣工的高超,而这件裙子不过是她的衣橱里众多的一件罢了,还不是最好的



宫里的女子无人不艳羡柔贵妃的盛宠,但这漫天的荣华富贵,真的是件好事吗?



“......我没事,母妃。”樱和一时又陷入思考,慢了一会儿才回答柔贵妃的话



“你总是这样,心事从不与他人诉说。”柔贵妃收回手,坐回自己的位置



“那个能让我推心置腹的人,在未来总会出现的。”樱和向柔贵妃行下跪礼,“时候不早了,儿臣就回春和殿了。”



走在去往春和殿的路上,几只野鸟滑过皎月,今天是十五,满月



樱和不喜欢满月,寄情于月,寄的都是令人悲伤的负面感情,这时候她又想起来之前说的话,不由得嘲讽



自古无情帝王家,若是真的有能让她推心置腹的人,这辈子,极有可能会辜负吧



......满月老是让人想起悲伤的事,我果然最讨厌了



————————

补充:

雅妃,已逝,生前与柔贵妃敌对,连带着大皇子和樱和的关系也不好,家世高贵

柔贵妃,育有三皇子,以前家世一般,现因柔贵妃得宠,家族地位水涨船高,如今也可称为“高贵”

[刀剑乱舞+碧蓝航线]你身上有ta的狐狸毛

★混合同人,全文友情向,爱情向cp只有:女审×企业,虽然企业不出场_(:зゝ∠)_


★刀男和舰娘知道彼此的存在,但是从没见过面,里面的刀男和舰娘只会写我有的


★实际上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聊到了把小狐丸和赤城凑一对......



——本丸——



本丸的审神者——一位带着护神纸、身穿白色和服的女性,代号梅——正握着一杯茶坐在本丸的走廊,因为坐在这里可以第一时间看到出阵回来的队伍



护神纸挡住了梅的脸,没有人能看到她的表情,但是从她身旁未动过的甜点以及她手中握着的已无热气却一分未减的茶可以看出她现在很焦虑



机器终于散发出金光,人形渐显



梅赶忙把茶杯放回托盘,动作激烈得有部分茶水被甩出杯子



“欢迎回来,没有受伤吧?”



“全员无伤。”小狐丸看着急匆匆跑到他们面前的审神者,眼神里的暖意又多了几分



每一次都这么关心我们,我们可是会恃宠而骄的



听到小狐丸这么说的梅手按在胸口上,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她又扬起笑容(虽然没人能看到)对着他们说:“辛苦了,先去整理一下吧?等一下就要开饭了。”



刀男们闻言四下散去,小狐丸还留在原地,因为梅站在他面前,看起来有什么话要对他说



“主,有什么事吗?”



“这次做的很好,小狐丸想要什么奖励吗?”



“奖励啊......”小狐丸想起隔壁镇守府的那只狐狸,心中浮上一计,“主可以为我整理毛发吗?”



“就这么简单?”



小狐丸含笑点头,“主还要去隔壁镇守府不是吗?所以不能占用您太多时间。”



“小狐丸还是那么温柔呢,那么吃完午饭就给你梳毛。”



小狐丸看着梅走远,眉眼中的温柔被他收了起来,这时的他看起来没有平常家养狐一般温顺的样子,只余野生狐的狡猾



主啊,哪怕是被您夸赞“温柔”的我本质上还是一只狐狸,会向其他狐狸宣誓所有权也是很正常的事,不是吗?



——镇守府——



“欢迎回来,指挥官大人。”今天的秘书舰是赤城,她早早的就来到港口等人了



“我回来了。”回到镇守府的梅脱下了护神纸,但是身上的和服并没有换,因为镇守府并没有要求穿指定的服饰,梅也就懒得换了



这也是一切的开始



梅走向指挥室,一缕白发从她的和服上掉了下来,梅没发现,赤城发现了



赤城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狰狞起来,她拿起那缕白发,放进口袋,打算等有时间以后再丢掉



那只狐狸!



明明和加贺同样都是白狐狸,隔壁的家伙怎么这么讨厌!



“指挥官大人。”赤城笑容盈盈,声音宛若涂了蜜一般甜美,“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唔?怎么了?”梅没有停下脚步,今天有很多文件要看,可不能浪费时间,但对方是赤城,她一般不会求别人,若是她的要求不难,答应了也没关系



“指挥官大人可以为我梳理头发吗?”



“怎么又来?”这句话梅说的很小声,但是赤城还是听到了



以前她从没有向指挥官提过这个要求,也就是说指挥官的话并不是在嫌恼,而是因为



......隔壁那只狐狸向指挥官提过这个要求,还极有可能就在不久前



“抱歉......我的要求很失礼吧。”赤城话里有几分失落,梅当然听出来了,她一下就慌了手脚,连忙答应了下来



梅虽然也是女孩子,但是她不懂如何和同性相处,最初她也是有几个女性朋友的,但当“朋友们”那些虚伪的面具被揭开以后,梅就习惯独来独往



哪怕她现在既是审神者又是指挥官,也没有多少好友



悄悄告诉你吧,如果企业不是有话直说的性格,梅可能现在还单身呢_(:зゝ∠)_



好吧,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这个



梅做完镇守府的工作,回本丸的时候(一三五在本丸过夜,二四六在镇守府过夜,星期日在企业的房间过♂夜)小狐丸嗅到了梅身上的香水味,温柔的笑颜有一丝崩裂



审神者的伴侣不喜欢香水,而且他知道今天的秘书舰是谁



罪魁祸首一目了然



隔壁的那个狐狸,这是在向他宣誓审神者的所有权啊:)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梅不知情的情况下打响了



————————


※这里解释一下,小狐丸和赤城对梅都没有特别的感情(企业在旁边看着呢)


小狐丸为什么这么做是因为从网络上知道了赤城——赤城是个病娇而且从一开始就对指挥官有着极大的好感,小狐丸就开始慌了,留这么一个狐狸在身边,梅的安全很危险,于是留下头发警告对方


但是赤城完全不知道对方想的,她一直以为对方不希望梅身边出现其他狐狸,这是在向她挑战的意思


两个跨服交流的狐狸啊╮(︶﹏︶)╭


——小剧场——


赤城:你这个勾引指挥官的狐狸精!


小狐丸:你这个对审神者不怀好意的狐狸精!


企业:恕我直言,你们两个都是狐狸精

[鸣狐×小狐狸友情向]救命之恩1

★不以身相许,因为这是友情向,当然也有爱情向的结局,但是我不想写,因为这对cp的名字没想好


★看了小叔叔的信以后有的灵感,更新随缘吧_(:зゝ∠)_


★这里的小狐狸是鸣狐脖子上那一只,请不要ky


★里面某些设定是编的,因为度娘上搜不到,有哪位小可爱愿意告诉我鸣狐的历代主人吗?



————————



五月是春天停留在人间的最后一月,那些在春天开放的花儿仿佛要为春天举行送别礼一样,一株开得比一株美



一只小狐狸在花丛中乱窜,它许是被美景迷了眼吧,虽然它的行为称不上美好——左边弄弯了这株花儿,右边咬断了这棵草



然后它就踩中了猎人的陷阱——它的右腿被捕兽夹给夹住了,此时右腿已经缓缓留出鲜血



小狐狸走了几步,试图弄走这个咬在自己右腿上的“动物”,结果右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小狐狸一下子倒在地上



“呜——呜——”



它在求救,但是它是注定等不到救援了



这片花海,它是迷路了才走到这里的,更何况是其他动物呢?除非有人恰好在这附近看风景



除了猎人,谁会来这里呢?



这个捕兽夹部分地方出现了锈迹,看来,这里是连猎人也不会过来了



到后来,小狐狸的叫声小了,到最后它已经不叫了,因为它陷入了昏迷



————————



小狐狸醒来了,它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腿不疼了,还躺在一个暖乎乎的“窝”里(实际上是鸣狐找来的被子)



“醒了吗?”



一个男人,还是声音很好听的男人



这是小狐狸对鸣狐的第一印象



抬头看去,蹲在它面前的白发男子带着面颊,只能看到画着奇怪油彩的上半脸



金色和黑色对上了



小狐狸毛瞬间炸开,身子向它的“窝”缩了缩,因为它不确定面前的人会不会伤害它



男子眼里满是疑惑,嘴里喃喃道:“怎么了?”



然后男子伸出手试探,小狐狸立即张开嘴,露出牙齿来恐吓,虽然这样子没能让男子感到害怕(感到了萌),但目的达成了,男子收回了手



一人一狐大眼对小眼



......接下来



该怎么办?

[鼬泉]20字微小说

Adventure(冒险)


泉把买回来的三色丸子都吃了


Angst(焦虑)


鼬现在在翻箱倒柜的找三色丸子


Crackfic(片段)


“泉,三色丸子呢?”


“我不知道哦。”


鼬淡然的擦去泉嘴边的残渣


Crime(背德)


鼬和泉不是近亲,但还是有一丝血缘关系


Crossover(混合同人)


不知道为什么泉最近想去当海贼,还说什么要她是成为海贼王的女人的人


几年后,新任海贼王出现了


他叫宇智波鼬


Death(死亡)


鼬握着泉的手


“你的手好冰啊,明明是火属性,怎么这么冰呢?”


泉已经不会笑着把两只手都交给他握住,也不会回答他了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听说了吗?宇智波家生了个双胞胎。”


Fantasy(幻想)


孩子不会和爸爸抢妈妈


Fetish(恋物癖)


看电视时,泉会抱着鼬的乌鸦


做饭时,乌鸦会站在泉的肩上陪着她


鼬:我呢?我还在旁边呢´_>`


First Time(第一次)


泉第一次做三色丸子,糖放多了


鼬品尝以后说:“很好吃。”


然后他喝了好几口水


Fluff(轻松)


身为鼬和泉的孩子,完全不用担心学业


因为自己不会的,爸爸妈妈会


Future Fic(未来)


宇智波夫妇参加了另一对宇智波夫妇的婚礼


Horror(惊栗)


孩子们真的和爸爸抢妈妈了


问题是鼬还不能对孩子们怎么样


Humor(幽默)


“床睡不下爸爸了,爸爸去沙发或者客房吧。”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爸爸被孩子赶去睡客房了


夜深的时候,妈妈来陪爸爸一起睡了


Kinky(变态/怪癖)


没有:)


Parody(仿效)


泉绑了个低马尾


做饭轻松多了


Poetry(诗歌/韵文)


今天的我


不想


写诗(´▽`ʃƪ)


Romance(浪漫)


比起三色丸子更喜欢鼬


孩子们问起泉喜欢什么时,泉这么回答


Sci-Fi(科幻)


“妈妈,以后我们也要开高达。”


“别闹,那叫须佐能乎。”


Smut(情/色)


没有:)


Spiritual(心灵)


以前,泉的心里只有鼬


现在,泉的心里加入了两个孩子


Suspense(悬念)


第二天孩子们发现妈妈不见了会怎么做呢?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还是小包子的鼬和泉在码头吃三色丸子的时候遇到了另一对小包子


他们说他们是鼬和泉的孩子


Tragedy(悲剧)


有了孩子以后


不但不用老公了,也不用老公了


Western(西部风格)


他们


不会


耍枪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另一个世界的泉有很多追求者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另一个世界的鼬也一样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鼬?谁?别打扰我修炼。”泉如是说道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砰——”泉一巴掌打断旁边的树


然后她微笑着说道:“我觉得你可以再说一遍。”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宇智波鹤第二喜欢的人是她的表姐佐良娜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宇智波哲第二喜欢的人是隔壁的博人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没有:)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没有:)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