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只堪哀

一定要看简介!
先介绍一下我的亲友w@happy.

如果你是某个角色的黑请往另一边走,我们不是一条路的
请记住,可以不爱,请别伤害
在公共场合抹黑某个角色并不是一个光彩的行为哦

欢迎小可爱们的勾搭w

我吃的cp很多,而且BL、BG、GL我都吃
我其实是一只温柔的杂食动物w
虽然有点挑食_(:зゝ∠)_

ky禁止!杠精请回工地!

请不要在另一位太太的文or私聊中比较我们两,不然的话我对你的好感度会“Duang——”的降到底哦

关于老婆的化妆品

cp为无名指挥官×舰娘华盛顿

“”为指挥官说的话,[]为舰娘们的说的话

和朋友聊化妆品的时候出现的脑洞

“老婆会不会也化妆了?”突然有了这个想法以后仔细看了下华盛顿的脸,真的有化妆

然而我平常的时候都没看出来

恩,我是个钢铁直女了_(:зゝ∠)_


————————


“你怎么穿了品如的衣服?”


“我还用了她的化妆品呢。”


闲聊时聊到了这个,又想起网上流传的表情包,我和朋友都笑了出来


[???]屏幕后不知道这个梗的华盛顿很茫然,品如是谁?指挥官干嘛要用她的化妆品?她们究竟在说什么?


“要是有人敢用我老婆的化妆品的话——”因为还没没平复笑意,我的话便没说完


“说起来,我老婆有化妆吗?”


朋友知道我沉迷于一款叫“碧蓝航线”的养成游戏,所以对于我说的“老婆”并没有感到惊讶,还反问道:“你自己不知道?”


“……”突然尴尬,无言以对


“来来来,让我看看。”我盯着屏幕里的华盛顿,因为手机屏幕不大所以看不到华盛顿脸上的细节


[你竟然看不出我有化妆?]华盛顿怒极反笑,她当初是为了谁去学习了化妆?结果对方完全不在意!连注意都没注意到!


而怒火中烧的华盛顿忘了的是,就算她再如何装扮,屏幕另一边的人也是看不到的


我打开船坞,然后点进了华盛顿的详细界面——某种意义上是进了她的房间?


然后点击“放大”又开始细细观察


刚刚没按照系统设定的那样说话,幸好她没注意到。华盛顿暗暗松了口气


“眼线有画。”我肯定的说,因为我每次进入游戏最先注意到的都是华盛顿的眼睛


为什么以前没看出华盛顿画了眼线?闭嘴!求你做个人别再问这个问题了!


“还有隔离霜吧?”记不清化妆品有哪些的我胡口说了一个


“是bb霜。”朋友回答,“还有遮瑕膏、洁面膏、爽肤水、乳液什么的,这些都是女孩子化妆必备的。”


“这、这样啊。”我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假的女孩子


“那还有…口红吧?”我又仔细看了一会儿后得出结论


“你真的是个钢铁直女了。”朋友默默吐槽,“竟然只看得出这些。”


“我现在也这么觉得了。”我带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回答,我是不是该庆幸华盛顿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不用哄生气的她开心?


[算了……反正我再怎么做,你也是看不到的。]看着指挥官又一次退出了游戏,华盛顿才轻轻的说到,现在的她没有那么生气自然记起了这件事,[那些东西…就丢了吧。]


华盛顿走回自己的房间,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哪怕走到了拐角也能听到回声


[华盛顿小姐今天怎么了?她平常走路不都是不发出声音的吗?]和拉菲碰巧经过的标枪小声问到


拉菲什么也没说,只是指了指指挥室,用口型比出了[指挥官]三个字


标枪了然的点头,叹了口气说:[华盛顿小姐真辛苦啊。]


毕竟喜欢一个人从不轻松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老婆似乎不擅长抽奖

突然抽出北卡而有的脑洞

120+/600才抽出来(疲惫的笑容)这种事情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无名女指挥官×舰娘(华盛顿)

“”为指挥官说的话,[]为华盛顿和北卡罗来纳说的话

ooc和华盛顿都是我的(震声)


————————


我无奈的看着抽奖池里明晃晃的147/600


我怕不是要最后一抽才抽出北卡哦


这么一想我疲惫的点点自家秘书舰,“你和北卡怕不是假的姐妹吧?”


另一个世界的华盛顿一脸冷漠,建造还好说,但是抽卡她是真的不擅长,毕竟建造还可以喊让谁来,抽卡就……真的靠脸了


“说起来头发和眸色倒是一点也不像呢,难不成是真的?”我拿起另一个手机搜索


[我们是亲姐妹好吗!以前打架、打战的时候受了伤去维护厂修了一下以后就变这样了。]华盛顿不高兴的敲敲面前的屏幕,她不敢用力,要是碎了可就看不到对面的人了


“……舰首受伤太严重所以换了个头?”我懵逼了,也就是说以前的华盛顿和北卡的发色、眸色都是一样的,只是后来换了个头


噫,这么说好惊悚


[换了个头?]另一边的华盛顿也很懵逼,随后就是愤怒[谁写的!]


这时候手机里被放置了一段时间的华盛顿说出了系统设定的语音,我的注意力又回到华盛顿上


因为时间太过凑巧,我带着几分戏谑道:“生气了吗?”


[这是当然的吧!]


手机里的她还是说着特定台词,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


和虚拟人物对话什么的,这也太奇怪了吧


随后我就关闭了游戏


因为面前的屏幕突然变暗,华盛顿有些不知所措


最近上来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华盛顿,原来你在这里啊。]


[姐姐?]出现在指挥室门口的赫然就是北卡罗来纳,华盛顿很诧异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的诧异都直接表现在脸上了,毕竟北卡罗来纳才刚刚来镇守府,怎么会认得路呢?


北卡罗来纳对此温柔的一笑,然后回答了华盛顿的疑惑:[我拜托拉菲带我来找你,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吧?]


[恩……]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所以华盛顿对于吃早饭这件事兴致缺缺,再说了所谓的“早饭”就是石油、海军咖喱而已


没有任何新意的日子,除非那天她回镇守府


华盛顿现在心情不好,但北卡罗来纳也没有多问


多半是和指挥官有关吧?来的路上拉菲告诉了她很多她们之间的事情


[指挥官是个怎么样的人呢?]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的奏鸣曲被打断


[她呀。]华盛顿的负面情绪也被打断了,[是个笨拙的家伙,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会,不知道不同类型的舰娘应该装备什么,不过……还是把那时候最好的武器给了我。]


[出战的时候老是小心翼翼的——现在也一样,明明我们回到镇守府以后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还有委托,每一次都让关系好的舰娘一起去,生怕那些关系不好的舰娘一起委托会打起来一样。]


[很爱护我们,从来不因稀有度而看清舰娘,‘每位舰娘都有她存在的意义’,你也觉得她这么想很奇怪吧?毕竟我们是舰娘和人类不同,哪里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华盛顿又林林总总的说了一些,最后总结道:[总的来说,她还是个不错的家伙——你那是什么表情!]


[啊,抱歉抱歉。]北卡罗来纳压下嘴角的笑容,[因为,华盛顿你现在很开心的样子。]


[哪里有!]


[但是你的笑容一直没停呀,没想到加入舰队以后你改变了那么多。]


[笑容这种事情……我哪知道为什么会不由自主的笑起来……]


阿拉,非常迟钝这一点倒是没有改变呢

老婆沉迷“我 建 我 自 己”怎么办

文里的内容是真实的故事_(:зゝ∠)_还是发生在我身上的

没关系,就算老婆又建出她自己我也一样爱她

无名女指挥官×舰娘(华盛顿)

“”里的为指挥官说的话,[]里的为华盛顿说的话

小短篇请注意


————————


我只是个普通的女指挥官,除了独角兽一直喊我“哥哥”和卡了威尔士半年之久才建造出她以外就没遇到过多大难题


至于有没有在活动中遇到难题?


小傻瓜,老咸鱼是肝不起来的,毕竟咸鱼翻身了它还是咸鱼啊


综上所述,我这个flag插得特别稳


然后今天,它断了


我沉默的把自家媳妇建出来的第四个她自己给退役了


短短三天出了四个她,但是一直建不出小明,请问我应该摆什么表情?


如今的场景让我想到了以前卡威尔士的时候


当时我怒砸了100+魔方,全部都沉了


直到把秘书舰换成女王


威尔士是个绅士,不喜欢她所以华盛顿不想建出她来这很正常


但是小明……她不是你白鹰的一员吗?历史上你们也没什么仇啊


哦,建造为什么不出货?这真是个让指挥官头秃的问题


我忍不住点了点手机里的华盛顿,自言自语道:“媳妇啊,别玩我建我自己了,给我来个小明、明尼吧。”


[哈?要不是因为喜……我会建那么多吗?]另一个时空的华盛顿双手叉腰面色不虞的说道


她的话是注定传达不了的


手机里的她说出了系统设定的台词


“唔,我在对纸片人说什么呢,怕不是建造多了石乐志了。”我回过神来自我嘲讽道


[喂!我明明就在你面前!]


“嘛,如果她真的存在的话,建造出那么多她自己也应该是在表达喜欢吧?”


[哼,你自己明白就好。]


“唔,刚刚我石乐志得连幻想都出现了吗?”


[你说谁是幻想啊?!]华盛顿刚转晴的心情又立刻阴云密布


“算了,看书去吧,就算再怎么想她也不会从二次元里蹦出来的。”


[我明明……就在你面前。]华盛顿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而她紧握的拳头预示了她的脸上肯定不会有什么“喜悦”、“开心”之类的表情


随着她面前的屏幕变黑——表示指挥官下线了——所有舰娘又可以自由活动了


华盛顿却反常的抚上她面前的屏幕


我们之间永远隔着这样的屏幕,真是让人不爽……


果然这种东西就应该碎掉

[女指挥官×舰娘]我和战舰的约会日记

人物ooc,文笔差,不喜勿扰

cp:女指挥官(梅格)×舰娘(华盛顿)

不会画画,只能更文quq

10.11写的,我竟然拖到现在才写完。。。


————————


十月十日是个神奇的日子


因为这天指挥官们竟然能和自己的专属舰出去约会,括弧也有一些咸鱼指挥官选择待在家里


大街上满是指挥官们不同颜色、款式的假发


真是让人肝拜下风


作为勤用霸[哔——]洗发水(并不是)的梅格并没有带假发


“实际上我还蛮想带假发的。”梅格遗憾的说


“你是肝不到掉头发的。”知道指挥官有头发并不是因为她勤用洗发水而是因为太咸的华盛顿回复到


“如果带假发的话——长的那种——就可以和你结发了呀。”深知自家专属舰是个钢铁直女的梅格笑嘻嘻的说,同时将袋子换到另一只手,走近华盛顿想要牵住对方的手(华盛顿没穿舰装)


虽然指挥官的代号是欧洲名字,但她是个正宗的种花家人,华盛顿自然知道这个来自种花的美好习俗


就算她是钢铁直女,在这么直球的告白下也红了脸,表面却仍不承认:“我手里拿着东西,别过来。”


梅格悠悠的叹了口气,虽然老婆傲娇的时候风景也别样好,但是这时候想继续表达亲近就变困难起来了


你以为她就这样放弃了吗?呵,你错了,我们指挥官永不认输


梅格问:“那可不可以帮我拿一些东西呢?这些东西太重了。”


“恩。”见对方不再要求牵手,华盛顿便答应了下来,同时把右手提着的袋子换到了左手


——接着她握到了一个温热的物体


“你不是要我提东西吗?给我你的手干嘛?”


“你不是答应我帮我提东西吗?我就给了你最重的那个呀。”梅格知道对方不会撒手于是粘得更紧了


华盛顿偏过头去什么也没说,碎发下藏着的耳朵却红透了


梅格:遭、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两人带出来的东西并不多,去枫叶林的路也并不遥远,加上恋爱buff


嘛,至少在我们看来她们很快就走到了枫叶林


秋天的枫叶颜色似火般热烈,风吹过,它们便会乘风离开家园去探寻世界


接着它们就会发现


——整个枫叶林都陷入了爱河,只有他们还在岸上(来自云村评论,有修改)


枫叶:MMP


“这些枫叶怎么老是落到身上。”梅格不满的甩头,将降落在她头上的枫叶给甩了下来


“毕竟这里是枫叶林啊。”华盛顿在四处找寻空地


指挥官们难得能和自己的专属舰出来约会,所以平常偶有游人的枫叶林此时人数剧增


“我们往山上走吧。”


“山上的树没有山脚的好看。”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虽然这里的是枫叶但也能套用进去


“没关系啊。”梅格笑嘻嘻的说,“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做什么事都是有意义的。”


“唔!”猛然被撩了一把的华盛顿觉得自己不久前降下去的温度可能又要上升了


“这是真的。”梅格不紧不慢的补充,“自从我们誓约的那一天起,我生命的全部意义都是你。”


“别说了,快点走!”


“媳妇,别走那么急嘛。”


“好好的叫我名字,别那么喊我!”华盛顿走得更快了


“好好好。”


————————


山上的游人比山脚的少,两人终于找到一处空地休息


条纹餐布被铺在草地上,因为接触面不平滑所以布并没有被完全铺平——这并不妨碍她们的约会,餐布上放着昨天准备的甜点、饮料等吃食


梅格拿起一块三明治试图投喂华盛顿,果不其然的遭到了拒绝,只好自己吃掉了


山上的枫叶们并没有飘到她们的身上,毕竟打扰人家恋爱会被马踢的而打扰她们恋爱会被炮轰


“以后我们也来这里看枫叶吧?”梅格看着华盛顿,她能想象到的一切美好都无法形容此刻


——成为指挥官,遇到你并为你戴上誓约之戒


这些也许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决定了


人呐,都是贪婪的生物,不过我似乎更贪婪


我想回故乡看那空气里也弥漫着温柔的南方水乡,看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看那热情似火载歌载舞的西北边塞······直到最后看完了这幅山河画,你一直都在我身边


至于你在我身边我的眼里究竟装不装得下风景,那就是我们去旅行以后的事情了


对方很诧异她会这么说,不过还是答应了


“明年再来看一次也好。”


“明年我们带相机来好了。”


“这样的话是不是要把姐姐也一起带来?让她给我们拍照。”


“……”


————————


“嘿,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啊?看什么呢?”


“没什么,一份文件而已。”


“是那场战争的啊,那次有好几个指挥官战死了。”


“但是那些指挥官们的专属舰娘们明明可以好好活下去为什么要跑回指挥官阵亡的海域自沉?”

橘势紧张

cp:女指挥官(橘)×舰娘(鹤)

标题什么的请不要在意

ooc属于我,顺便承包一下未出场的华盛顿


————————


这座镇守府的指挥官橘今天依然在苦恼


虽然她正坐在椅子上把玩手中的誓约之戒,但她真的没有一丝咸鱼的意思


好吧


在看到空无一舰的秘书舰专属办公桌以及面前高高的一叠文件后


——她还是蛮想咸鱼的


不行不行!


橘猛的一摇头


今天的秘书舰可是鹤,怎么能在她面前摆出这幅样子呢?


下定决心以后的橘,她发现


——自己脖子扭了


她颤颤巍巍的按摩着脖子,欲哭无泪


所谓的在暗恋的人面前想展示自己结果却经常不如人意就是这样吗?


“扣扣扣——”


噫!鹤来了,我、我现在怎么办啊"(º Д º*)


橘赶忙将戒指收到口袋,然后躺在了椅子垫上,这才对外面的舰娘说:“请进。”


“指挥官大人。”进来的是光辉,看到另一张办公桌今天的主人并没有出现,于是大胆的说出了她来到这里的理由:“听说今天是鹤当秘书舰所以我来看看你。”


橘侧了一下身子,刚刚躺太快了脖子枕得不舒服,一脸淡定的样子让人看不出什么来,“光辉你在说什么呢?”


“哦呀?还以为指挥官在暗恋的舰娘面前会紧张,看了并不是呢。”光辉关上了门走进指挥室


“恩,你多虑了。”橘表面冷静,实际上她现在脖子超酸的,但是光辉在面前,刚刚又说了那样的话,感觉只要动一下就认输了_(:△」∠)_


“指挥官你的脖子扭了吧。”光辉走到橘的身后为她按摩起了脖子,“伪装得连我都看出来了哟。”


“还不是因为你敲门吓到我了。”


“好吧,都是我的错。现在可以把誓约之戒借给我看看吗?”


在光辉的按摩下舒服得眯起眼睛的橘同意了,过了几秒后她反应过来:“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买了戒指的?”


“实际上。”光辉有些踌躇,她觉得听到这个消息的指挥官会直接变成黑白色的,“除了鹤,镇守府里的舰娘都知道。”


果不其然,橘直接掉色了


“嘛,至少鹤还不知道呀,指挥官大人别担心。”光辉温柔的摸了摸橘的头,“所以大人想什么时候求婚呢?”


等等,你这话题转的有点快我跟不上来


“为什么你们会这么清楚啊?”


“因为除了鹤,所有人都知道你喜欢她啊。”


橘:呆滞.jpg


“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橘慌乱的捂住口袋,牙白,她们可能连我这戒指是定制的都知道了


“很明显哦。”光辉补充一句,“大人别捂了,我们都知道您从茗那里定制了戒指,这是茗亲口说的,虽然要花一些物资。”


“鹤不会知道吧?”橘拿出戒指,戒指镶嵌的宝石被换成了和鹤眸色一样的宝石,指环内部还刻了她们两人的名字


“大概?茗应该不会告诉鹤的。”虽然有些担忧奸商(划)茗会为了物资告诉鹤这个消息,不过光辉的注意力更多是在戒指上面


定制的戒指比商店卖的普通戒指还要贵上不少,何况定制戒指要自己拿出设计图才能做,从外表上看就能看出这枚戒指被它的创作者灌注了多少心思


真是一枚漂亮的戒指呢


“它真漂亮,大人能借我看看吗?”


“当然。”橘爽快的答应了,毕竟这是她的神助攻光辉


光辉收回手不再帮橘按摩,借过戒指后抬高起来看了看


应该没有换了颗宝石那么简单吧?哦!里面还刻着名字呐


光辉伸近了些观察。唔,纹饰也不一样呢......应该还有其他的吧?再看看好了


“指挥官!”鹤直接冲了进来,“听说你——”


问题已经不用问了,答案非常的明显——光辉正拿着一枚戒指


鹤急忙说了一句“抱歉,打扰你们了。”然后又冲了出去


橘and光辉:???!!!


——小剧场——


光辉: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我只是一个助攻


橘:你听我解释!


鹤(越跑越远):我不听我不听!

文字有敏感词,只能发图片,不高兴:( 

我自己的话(就是最后那部分)那里还是不要看的好,毕竟那里的内容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

[刀剑乱舞]永远不会回来的审神者1

女审×刀的亲情向

有黑时政倾向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不喜误入


————————


这个本丸不过是所属于时政的千万本丸中的一个罢了


本丸里的审神者和她的刀们过着温馨而又普通的生活


直到不久前


审神者在她现世的家中自杀了


*


“请节哀。”时政派来的工作人员又一次安慰道,论谁都能看出这所本丸的初始刀——正在看文件的加州清光——内心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现在的他只是身体有些颤抖而已,若是四下无人,他的反应会更激烈


其实清光早已看完了文件,现在的他在看第三遍,里面写的是法医的解剖结果——为了探清平常温柔懂事的审神者咲良为何无故自杀,不论是咲良的亲人还是她的刀都同意了时政提议的解剖


文件里依然写着与清光前几遍看时一样的结果,白纸黑字没有往常那般赏心悦目,只给他以一股深入到骨髓一般的冷


他们的审神者独自一人居住,若不是每天都和她同路一起去高中的同学发现不对劲,估计还要再过几天人们才会发现咲良在浴室里自杀了


咲良的死因是失血过多,虽然法医在胃发现了安眠药的成分,但是咲良体内的安眠药剂量并不足以让人死去,只能使人身体麻痹,精神还是清醒的


这种死法只会让死者在生前感到巨大的痛苦


感受到自己的血液一点一滴的流出,看着它渐渐染红浴缸,想要发出声音却连动都不能动,被痛苦激起的求生欲又被时间慢慢消磨殆尽


然后就这样痛苦的、悄无声息的死去


“请节哀。”工作人员又重复了一遍,因为他发现再一次看文件的清光周身气氛阴暗了起来,“关于这件事......请再给——”


“还要多久!”愤怒的清光打断了工作人员的话,“审神者已经自杀三天了,你们的文件里却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加州。”本丸审神者办公室里的另一位刀剑男士——一直在一旁喝茶不说话的三日月宗近发话了,“你有些过于激动了。”


“抱歉......”清光不甘的握拳,目光依然紧跟着对面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悄悄松了口气,他既没有灵力也没有武力,不过是个普通的文职人员罢了,面对这些满级的刀剑男士会感到恐惧很正常


正当他庆幸时,三日月又发话了


“一天时间,一天后要是还没有结果的话我们亲自出手。”


“什——!”工作人员猛的站起身


“我们不介意再少些时间。”三日月的表情看不出喜悲,工作人员开始顾虑了


时政不希望背上个苛刻下属、调查不利的罪名,所以现在这种情况,刀男们自然可以参与这件事并且为审神者报仇


最后工作人员拿出终端向上司请示


清光的目光更紧张了,三日月低头看着茶杯,将眼中的算计掩去


“上面同意了。”


时政妥协了


*


清光急匆匆的走向大厅,高跟鞋踩在木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声音在他耳里却并不烦杂,因为他想快点告诉同伴们这个消息,其他的也就不那么上心了


三日月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始终和清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三日月从时政妥协的速度里感到了不对劲


他以为工作人员会和他扯上好几个小时,结果对方很快就答应了


时政会妥协在他意料之中,但是对方妥协得太快了,就好像生怕他们反悔一样


如果真的是这样


那审神者的自杀就没有文件里写的那么简单了


————————


猜一猜审是为什么自杀的


已知条件:

审是一个温柔懂事的女生,这么好的性格,应该习惯倾听他人吧?

审是一个高中生,高中经常会出现小团体,也经常会出现······

当指挥官生病了舰娘会有什么反应1

我生病了,不高兴

cp:女指挥官×舰娘爱情向or亲情向

吃得开心就好(但是我不怎么喜欢自割大腿肉,有没有其他太太写女指挥官×舰娘呢_(:зゝ∠)_

这一篇以白鹰舰娘为主,出现的舰娘都是我喜欢or了解的

ooc和舰娘都属于我(在说什么呢你

好吧,只有ooc属于我_(:D)∠)_


————————


——拉菲——


你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指挥室


就算明白自己在病中,你还是很倔强的想要工作,因为你是个工作狂

  

      房间里的一堆假发就是证明  


然后你看见拉菲一转常态的、表情非常认真的坐在秘书舰的位置上工作


你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又重新开了一次门


这次拉菲来到你身前牵过你的手,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后对你撒娇道想要回去睡觉


知道工作不剩多少+你的力气不敌舰娘,你被半推半就的带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殊不知,在你熟睡后,装睡的拉菲悄悄睁开眼睛,为你拉上被子接着又回到了指挥室


如果把工作都做完了,指挥官就能多休息一会儿了


——标枪——


这个傻丫头不知道从哪里看来了病气度给其他人的话病人就会好起来这样的谣言,一直陪在你身边


虽然秘书舰的工作里有一项是这个啦,而且被其他人关心也不赖


但是你还是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对哦,舰娘


——是不会生病的


但是又不想看到对方知道真相后委屈巴巴的眼神你选择了隐瞒


嘛,偶尔接受其他人的关心也不赖啊w


——z23——


给你测量完体温以后去煮药了


你看着面前黑乎乎的汤药用颜艺(?)表示了拒绝


然并卵,最后你还是喝了下去


z23最讨厌了,这一个月——好吧,这一天我都不要理她


你看向窗户,生气的想道


中午,z23不再选择给你煮药,而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堆药材,按照书里写的内容给你做了药膳


最后你只想说


——真香!


——克利夫兰——


该说不愧是姐姐吗?意外的擅长照顾其他人?


放在床柜上的水一直是温热的;毛巾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过一次水,所以到你醒来后它还是凉的;工作被完成得很完美,没有一丝纰漏


就连你最讨厌的喝药环节也在克利夫兰甜枣(给糖吃,为你做饭)加大棒(不喝药的话会一直病下去)的政策下轻松度过


事实证明


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海伦娜——


非常担心的在一旁照看


平常就很哀愁的她因此笑容变得更少了


你:我并没有得绝症啊???


上网搜索、咨询同僚······


她用了很多方法只为能照顾好你


和她本人外貌一样美丽的性格呢


虽然有些过度担心,但这一切都源于对你的关心


这样的话根本说不出什么严厉的话来呢


——华盛顿——


告诉你多喝热水,然后出战去了


你:......


对钢铁直女有幻想的我真傻


这么想着的你喝下了一杯热水


回到镇守府以后给你送来了你喜欢吃的甜食


还着重表明了她路过茗那里看到才买的,并没有其他意思


这是傲娇呢?还是笨拙的关心?


不管怎么样你都很开心就是了


——南达科他——


虽然是称职的护卫


但她并不是医生


只好拜托女灶神来为你治疗


一直守在旁边的她似乎陷入了愧疚,认为是她没能好好保护你,你才会生病的


鬼使神差的,你摸了摸面前的大型犬的头发


听我说,这是因为我控制不住我的手!


你都想好如上的解释了,结果对方蹭了蹭你的手,表示以后一定不会再辱没“最强的盾”之名,好好保护好你


嘿呀,白鹰的忠犬这么可爱的吗?(脸红)


——列克星敦——


为了缓解你的痛苦而为你唱歌


你在优美的歌声里渐渐入梦


醒来以后你的痛苦确实减轻了很多


原来偶像还能兼职医生吗?


你陷入了沉思

      
  

      sorry啊,偶像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萨拉托加——


今天的萨拉托加没有恶作剧


恩,你被吓到了


恶作剧的时候没被吓到,结果不恶作剧了就被吓到,这算是什么啊?


你默默的吐槽自己,并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抖M的倾向


然后欣慰(?)的看着萨拉托加,并接过了药


唔?这药是不是比之前的要甜?


——企业——


你因为不小心掉入海里而发烧


迷糊之中好像听见那位不苟言笑的军人说了什么,然后感觉到她的手抚上了你的脸庞


她说的话究竟是什么呢?


醒后你和她聊起这件事


企业严肃的看着你,让你也有些紧张起来了


那些话难不成是军事机密?


接着企业说她想把运气分给你,这样的话你以后就不会再因为失误而掉入海里了


噫噫噫?这种发言太犯规了呀

[鸣狐×小狐狸]救命之恩3

★前文→救命之恩1  救命之恩2

 

★有没有小可爱给我小红心或者评论啊,没有的话我等一下再来问问(小声)

 

————————

 

等鸣狐治疗完以后,小狐狸舔了舔他的手,眼神还湿漉漉的,这让它看起来不像是狐狸像是狗

 

这让鸣狐更加确认这只狐狸有点傻了

 

小狐狸:咬你——救命恩人不能咬......那...那我应该怎么办啊quq

 

“哒哒——”碟子和碗被鸣狐端过来了

 

小狐狸兴奋的扑上去,本来就摇得很欢的尾巴摇得更欢了

 

鸣狐:遭了,有点......想摸

 

正在进食的小狐狸感觉到了一股炙热的视线,炙热得小狐狸尾巴摇动的速度都变慢了,也不吃肉了,抬起头四处查看视线的主人

 

是不是有人要伤害他们?我绝对会保护好恩人的!

 

结果小狐狸发现那股视线的主人就是它的恩人

 

emmmmm,有些尴尬啊

 

恩人...是不是饿了?

小狐狸发现恩人是在它吃肉的时候开始盯着它看的,它以为恩人饿了,于是用爪子把那碗肉向鸣狐推了推


恩人,给你次(◦˙▽˙◦)


鸣狐,鸣狐他无语了


他本来以为小狐狸不吃了是因为饱了或者不喜欢别人盯着它看,结果对方把肉向他这里推了推,虽然小狐狸眼里满是渴望但还是把肉给他让他有点感动,但是他并不饿啊,他也不想和它抢肉吃,这只狐狸究竟误解了什么啊?


碗在地板上滑行,又回到了小狐狸面前,小狐狸很茫然,歪着头看着鸣狐


鸣狐终于忍不住手了,摸了几下小狐狸的头,并解释说道:“我不饿,你吃。”然后走出仓库,他怕小狐狸又误会了什么


小狐狸很快就解决了自己的午饭,然后依靠嗅觉查找鸣狐在哪里,实际上鸣狐就坐在走廊那里


“嗷。”小狐狸蹭了蹭鸣狐按在木板上的手臂


鸣狐:......幸福来得太突然


虽然心里已经开出了一朵朵小花,鸣狐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让小狐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鸣狐举起小狐狸,然后问道:“吃饱了?”


“嗷。”吃饱了。



小狐狸举起双爪回答,怕鸣狐看不懂又猛点几下头


“恩。”鸣狐把小狐狸放到自己怀里,迟疑了一下,决定给小狐狸按摩——就是摸肚子,动物吃完饭以后摸它们的肚子有助消化,也有助铲屎官心情放松


原因?


小狐狸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整个身子都伸直了,俨然变成了一条狐,从小狐狸摇尾巴的速度可以看出它现在十分高兴


鸣狐目光含笑

虽然这只狐狸还是蛮可爱的嘛,虽然是傻得可爱



小狐狸(无限循环):这是恩人不能咬这是恩人不能咬这是恩人不能咬······